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土城、太平渡、二郎灘、茅臺,四大渡口看奇兵

2019-08-13 18:01:28  來源:星火旅游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1960年5月,二戰名將蒙哥馬利來華訪問,在受到毛澤東親切接見時說:“您指揮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可以與世界上任何偉大的戰役相媲美”。毛澤東卻說:“三大戰役沒有什么,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筆啊”!

  遵義會議之后,紅軍按照計劃從土城渡過赤水河準備繼續北進渡過金沙江同川西的四方面軍會合。但是敵人發現了我們的這一戰略意圖,準備在我北上的道路上圍殲中央紅軍。毛主席及時的命令土城的紅軍撤出戰斗,暫時停止北上會合紅四方面軍的戰略計劃,向西南進軍,最后到達云南東北的扎西一帶。

  

 

  從古鎮的巷子往上走就是新街區往下走就是赤水河邊的旅游公路,一梯之隔便有跨越時光的錯覺,幾百年前的石階帶著濃厚的歷史感接著新修的水泥樓梯,有種時代的跨越感。在來土城之前給我的印象無非就是千篇一律的青磚黑瓦土墻、木屋雕花門窗、販賣特產的街道...我第一次聽說土城是在朋友口中,當我這次利用周末的時間游覽完土城這座千年歷史文化的小鎮之后,才真正發現它的“舊”,它的“土”,它的“悲壯與繁華”,它的“純樸安靜”,果然是那么的與眾不同,獨具特色!

  

  四渡 赤水 紀念館是免費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館內文字、圖像介紹非常清晰,很容易理解。這里著重推薦一下來土城旅游的家長一定要帶上孩子前來學習,對他們了解歷史知識非常有幫助。場館里真實再現紅軍當年四渡 赤水 的情景,一件件實物,一張張圖片,都在告訴我們這支隊伍是多么了不起!都在告訴我們今天如此富足的生活多么來之不易!

  

  土城是展現十八幫文化和紅色文化的一張名片, 走進古鎮,經歷了歲月洗禮的土城老街,如今頗具歷史感的十八幫以及當年毛主席、周總理的故居等等,雖也帶著翻修過濃裝重抹的氣息,卻仍然滲透著往昔歲月頑強革命精神的氣味兒~

  敵人的追兵尾隨而至,黔北空虛,于是毛主席帶領紅軍經過太平渡和二郎灘二渡赤水河。之后迅速占領的婁山關和遵義,后攻占了鴨西,取得了長征以來的最大勝利。

  

  太平古鎮在歷史上也有濃墨重彩的一筆,現在這個古鎮還沒有進行商業開發,大部分地方都保留了古街坊的模樣,厚厚的石頭條砌的石墻,以及石板鋪的石板路,體現了古色古香的味道!目前,我們去古鎮旅游,在紅軍食堂還可以吃到免費的豆花飯,這也是當地的一大特色,連板凳都有紀念意義,四方桌,大長條板凳,大伙一幫人坐在一起吃飯,這種感覺簡直太棒了!所以啊!這個地方是最適合體會古鎮和四渡赤水的地方!

  

  二郎灘有一條“紅軍街”,名字來源于紅軍第四次渡赤水期間。紅軍在二郎灘、九溪口、太平渡第四次渡過赤水河,把敵兵甩在了赤水河西岸地區。赤水河兩岸的民眾看到敵人慌亂們調兵遣將的情景,諷刺而又幽默地編出民歌唱道:“白軍好像一條狗,紅軍牽著到處走,白軍好像一頭牛,紅軍到處牽著游。”紅軍走后,這條原本叫“老街”的街道便被大家自發地改名叫作“紅軍街”。

  

  紅軍街是當時整個二郎灘的交通要道和最為繁華的地段,商旅云集,熱鬧非凡。現在卻顯得十分清靜,偶爾有三兩個人通過。四渡赤水的時候,這里曾經發生過一件震驚四方的大事,紅軍在這里沒收了地方軍閥的私鹽,花了三天三夜的時間分給了赤水河兩岸的川黔百姓,救濟了成千上萬的貧苦群眾。

  

  然后敵人尾隨而來,在此講鴨溪、遵義一代牢牢圍住。為了調敵人西進,方便我東進行軍,毛主席命令紅軍再次由仁懷渡過赤水河。

  

  茅臺古鎮,貴州省遵義市仁懷市下轄鎮。位于赤水河畔,是川黔水陸交通的咽喉要地。地處貴州高原西北部,大類山脈西段北側,北靠遵義,南臨川南。在郁郁蔥蔥的河濱地帶,建有“紅軍烈士陵園”和“紅軍渡河紀念碑”。 赤水河航運貫穿全境,仁藺、茅丹、茅習、遵茅公路匯聚于此,是連接川黔的重要樞紐和連接歷史名城遵義和國家級風景區赤水的通道。

  茅臺古鎮歷來是黔北名鎮,古有“川鹽走貴州,秦商聚茅臺”的寫照,茅臺鎮集古鹽文化、長征文化和酒文化于一體,被譽為“中國第一酒鎮”。

  

  待敵人兵力西進之后,紅軍從二郎灘等地四度赤水,直插貴陽附近,此時地蔣介石正在貴陽。慌忙調出云南昆明地軍隊來保護委員長。

  在二郎灘至今還流傳著許多當年紅軍與百姓之間的感人故事,小紅恩的故事膾炙人口。年近七旬的教書先生鄧尚征的兩個兒子都投身到了地下黨工作。部隊來到二郎灘的時候,戰士們就住在他家門口,在院子里燒火做飯,這時傳來了小兒子鄧國樹在遵義被殺害的消息,大兒子鄧國林告別了即將臨盆的妻子,去遵義為弟弟料理后事。夜里,鄧國林的妻子馬上就要生產了,住在門口的紅軍聽到了她的叫喊聲,指導員立即找來衛生員。戰士在門口幫忙燒開水,消毒器械,一直忙到后半夜孩子平安出生。衛生員脫下自己的衣服把孩子包好,抱到了鄧尚征的手里,鄧尚征看到自己的孫子在紅軍的精心護理下安全降生,當即給孩子取名“紅恩”,他說是紅軍救了他的孫子,要感謝紅軍,永遠不忘紅軍的恩情。小紅恩出生后,戰士們把唯一的一點兒豬肉送給了鄧家。鄧尚征患有偏癱,遇到天氣變化時一只手非常疼痛,有一個戰士聽說后,把自己的一副手套送給他。這副手套現在已經被陳列館收藏。

  

  二郎難還流傳著這樣一個歌謠:赤水河清又清,我打草鞋送紅軍。穿上草鞋翻山嶺,北上抗日打敵人。赤水河清又清,一雙草鞋一片心,長征路上播火種,工農聯合鬧翻身。赤水河清又清,我送草鞋謝紅軍,軍民情深似赤水,千秋萬代流不盡……

  

  紅軍則從貴陽西南悄然繞過了貴陽,以每天120里地速度直插守衛空虛的昆明,迫使云南方面調回昆明西南的皎平度渡口的守軍。紅軍繞過昆明,直奔皎平渡并渡過金沙江,一舉跳出了敵人的重重包圍。

  1960年5月,二戰名將蒙哥馬利來華訪問,在受到毛澤東親切接見時說:“您指揮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可以與世界上任何偉大的戰役相媲美”。毛澤東卻說:“三大戰役沒有什么,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筆啊”!

相關文章
重庆时时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