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黃衛東:評人民幣匯率“破七”與我國外匯管理思想!

2019-08-10 10:43:03  來源:民族復興網  作者:黃衛東
點擊:    評論: (查看)

 timg (48).jpg

  要點:本文分析指出,人民幣匯率破七,是央行干預導致的,等于讓美國免費從中國征收關稅,不利于中國經濟利益。我們的主要問題是主流經濟金融界思想被殖民地化了,他們在美國推銷的殖民地化經濟理論指導下,實施的是有利于美國的經濟金融政策。

  一、引言:人民幣匯率下跌,是特朗普引起的?

  昨天(8月5日)人民幣匯率跌破一美元兌換7元人民幣,引起了廣泛關注。央行負責人在人民幣匯率破七不到一小時之內,就發布了答記者問,很多學者也發表了評論。大家關心的是,為什么人民幣匯率會破七,央行負責人回答說,“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所貶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這是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的反映”。暗示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加征中國產品關稅是主要原因。

  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社交媒體推特上表示,美國將從今年9月1日起,對來自中國的其余3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10%的關稅!當日紐約商品交易所9月交割的原油期貨價格暴跌7%。美國三大股指全線收跌,其中道瓊斯指數從最高點狂跌600點,跌幅超過2.1%,今天又下跌超過600點。這是因為中國是美國工業消費品的主要供應地,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征關稅,將減少從中國進口的低價產品,減少美國市場的商品供應,即使能夠從其他國家進口,價格也會提高,從而抬高美國市場物價;另一方面,近日美國央行則降低利率,等于增加貨幣供應,從而也將推動美國物價升高,減少人們的消費能力,不利美國經濟,因此,美國股市和期貨市場反應強烈。 由于預期美元貶值,相應地,美元對歐元匯率也從0.9025下跌到0.8908,下跌了1.16%,對其他國家貨幣,如英鎊、澳元、加拿大元、俄羅斯盧布等都有不同程度下跌。這都是市場經濟規律的反映。如果政府不改變經濟政策,我國出口美國將因美國增加關稅而較大幅度減少,國內生產過剩加劇,物價將降低,美元對人民幣匯率將比美元對歐元等貨幣下跌更多,人民幣升值幅度將比歐元等貨幣更大。8月5日離岸美元對人民幣匯率本來正在逐漸下跌,與歐元等貨幣匯率類似,然而,令人詭異的是,在下午2點左右,卻反而從6.9025很快升高到6.9668,升高接近1%。國內人民幣匯率則在幾分鐘之內從6.94升高到7.03,最終收市時達到7.0526。

  顯然,人民幣匯率在極短時間內大幅下跌1.6%,其主要原因不是央行負責人所暗指的特朗普要加征中國產品關稅。眾多學者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也都避而不談人民幣匯率破七的原因,避免與央行負責人觀點產生沖突;著重響應央行負責人看淡人民幣匯率破七的觀點,要大家相信,人民幣匯率破七,對經濟影響很小。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多次公開聲稱,過去兩年來央行不再直接干預匯率市場,但從央行公布的統計數據來看,央行仍然在干預,例如,央行最新公布的官方儲備資產中的外匯儲備,就從4月30949億美元增加到6月31192億美元,增加243億美元,這顯然是央行購入的。從央行資產負債表來看,外匯資產還略有下降。估計央行對匯率的干預,是通過商業銀行操作的,但它們與央行直接干預,并無本質區別。今年四月前后,美元對人民幣匯率正在逐步降低,后因央行干預而走向平穩,特朗普在五月威脅要加征中國產品關稅,于是,在央行干預下,美元對人民幣匯率開始逐步升高。然而,特朗普并沒有采取實際行動,央行也就停止干預,匯率在6月和7月就重新開始下跌,直到8月5日突然在幾分鐘內升高1.6%。這顯然是為應對特朗普的加稅威脅而實施的央行干預,只有央行能印錢提供大量人民幣高價買入美元,才會導致如此結果。普通交易商不可能有足夠資金來急劇抬升匯率。昨天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政府認定中國在操縱人民幣匯率,稱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合作,消除來自中國的不公平競爭。央行在人民幣匯率破七不到一小時內就發表答記者問,其根本原因就是他們早就針對他們實施的破七匯率政策進行了針對性準備。

  筆者曾經詳細分析過,此前我國采用降低人民幣匯率來應對美國特朗普加征中國產品關稅的效果,雖然會保持和增加對美出口,卻導致國內物價上漲,降低國內消費,加重國內生產過剩;另一方面則降低了美國物價,使特朗普發起的中美貿易戰,不但沒有付出任何代價,反而等于從中國征收獲得了上千億美元關稅,是完全錯誤的措施。這已經被過去一年多的中美統計數據所證明。參見:《預測中美關系9,中國應對貿易戰的措施分析》。然而,此次央行仍然采取該辦法,這必然讓美國不付出任何代價,就從中國征收更多關稅。而中國經濟則會進一步惡化,包括物價上漲,生產過剩加劇,經濟危機爆發的可能性增加。

  二、我國主流經濟界執著于增加外匯儲備是主因

  為什么央行要升高美元對人民幣匯率,或者說降低人民幣匯率應付美國征收高關稅政策?這就涉及到中國主流經濟精英們的經濟思想與管理外匯的指導思想和原則了。在他們看來,外匯儲備越多越好,不久前還在大肆宣傳改開的主要成就之一,就是我國成為世界上儲備外匯最多的國家。他們認為,如果外匯儲備減少了,經濟發展就受影響了,如果沒有外匯儲備,那就等于經濟瀕臨崩潰了。精英們認為文革時代經濟瀕臨崩潰,其主要理由,就是當時國家儲備的外匯很少,甚至有時外匯儲備是負的,也就是只有外債。其實際原因是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美國和西方各國貨幣都在大幅度貶值,中國如果儲備外匯,就會因外匯自動大幅度貶值而損失很大,而借外債,反而因外幣貶值而自動減少債務。因此,那時中國才會很少儲備外匯,甚至借貸西方貨幣。

  就現實來看,現在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生產了世界上大多數工業產品,可以說,擁有最多的財富,應對美國發起的貿易戰,本應不費吹灰之力。然而,中國精英卻將這些財富中的大部分免費交給美國和西方,其主要措施包括,第一,優惠引進外資,讓美國和西方資本家印鈔控制中國經濟資源,掌控中國經濟成果的分配權,尤其是通過控制產業鏈,拿走大部分產業利潤。第二,低貨幣匯率,低價賤賣自己的產品,高價進口美國和西方的產品,等于免費奉送了大量經濟成果給西方。第三,出口退稅補貼西方消費者,一樣是奉送成果給西方。第四是依據低工資比較優勢理論,幫助西方資本家壓制本國勞動者收入,讓西方資本家拿走更多經濟成果。

  在當今世界,最荒唐可笑的事情,就是中國精英們將手里的財富看成是燙手的山芋,要千方百計將它們送給美國和西方,送給實際將他們當成戰略敵人的對手,唯恐這些財富落在自己手里變成廢物,為此制定多種優惠政策,誓將它們換成西方印制的不斷自動貶值賴賬的不兌現欠條。他們心目中的執念之一就是要不斷增加貿易順差,換取西方印制的不斷自動貶值賴賬的貨幣欠條,甚至將貿易順差的增長看成是經濟發展的動力,列入統計,將生產出來的剩余產品統統換成西方的貨幣欠條。甚至壓低工人工資,以便增加更多剩余產品換外匯,為此還創造了低工資比較優勢理論。西方的精英們只敢鼓吹自由市場理論,讓資本家自由地壓榨工人,而中國的精英們則創造理論,聲稱壓榨工人有理,喊出了西方資本家和精英從來不敢公開的想法。

  貿易戰爆發后,美國精英增加了關稅,將減少從中國進口,樓繼偉們公開要求廢除勞動保護法,以便資本家可以更進一步壓榨工人,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則進一步降低人民幣匯率,保持商品在美國市場上的價格不上漲,以保持對美出口量,同時讓美國不需付出任何代價,就獲得了關稅,等于中國增加向美國交關稅,唯恐減少出口物資給美國人,經濟就出大問題了。

  如果將這個世界簡化為只有中美兩家,美國就是一個不事生產,每天開動大炮和軍艦耀武揚威的惡霸,而中國則是每天辛勤勞動,生產了中美兩家需要的物資。雖然美國并非有多強大,中國在武力上完全能夠對等毀滅的能力,然而,主流的中國精英卻公開主張服從美國領導[1],甘心情愿地拿生產的物資換美國人印制的不斷自動貶值賴賬的貨幣欠條,甚至將大量工廠也換給美國人,讓美國人來分配中國的勞動成果。從美國購買先進的技術,成為少數精英所看著的最重要理由,但實際上,中國技術的進步主要來自國內的努力,即使能夠買入美國的技術,也是中國在技術上的突破,讓美國無法在借助他們的技術壟斷獲利了,是為了抓住最后一點利用價值。這種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的中美國,一直在消耗中國所剩無幾的資源,是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的。然而,它卻是精英們十分欣賞的模式,通過主流媒體宣傳強制推行。

  中美貿易戰發生后,更是出臺政策[2],要增加出口退稅,讓出口商降價出售商品給西方,補貼西方消費者。如果說,這些措施是增加出口,減少生產過剩,本就是一種錯誤的觀念,因為這會導致低價賤賣出口,減少國內市場物資供應,一樣導致物價上漲,使居民購買力下降,從而帶來生產過剩,不但不能解決生產過剩,而是加重生產過剩。最近幾年,中國每年用于出口退稅的支出都超過上萬億元,早已成為政府最大一項開支。如果將出口退稅的支出用于補貼國內低收入者,必然能增加國內消費,減少生產過剩。對比2008年美國發生金融危機,居民收入減少,第二年美國精英將70%政府收入用于補貼底層老百姓,甚至不惜增加相當于當年國民產出11%的政府債務,根本不考慮增加出口退稅來增加出口的方法。

  從經濟學原理來看,貿易平衡或者通過本國貨幣進口物資的貿易逆差,才是有利本國利益的[3],也是西方各國政府真正遵從的原則[4]。如果一直對外貿易順差,我們也就沒有機會使用以前賺來的外匯,出口產品就等于免費奉送給西方了。如果美國對外貿易是順差,就不可能使用美元凈進口產品,也就不可能產生美元霸權,并因此而獲利了。如果各國都是貿易平衡,美國和西方也就不可能實現貿易逆差而獲利了。此次中美貿易戰,美國對中國商品增加關稅,不僅使相關商品在美國國內價格上漲,損害美國消費者利益,而且由于很多來自中國商品,其產業鏈利潤大都被美國資本家拿走,也嚴重損害美國資本家利益,它們都是中國低價賤賣奉送的。對中國來說,減少低價賤賣出口帶來的貿易順差,就是減少損失。只是主流經濟界在美國意識形態經濟學指導下,追求不利中國的貿易順差,從而無原則地犧牲貨幣和經濟主權,才讓美國用它來威脅中國獲利。

  上個世紀30年代,德國面對貿易戰,雖然有巨大的戰敗賠款壓力,也不能向殖民地轉移生產過剩,卻因大幅度提高工人待遇,讓普通工人買得起小汽車,從而迅速擺脫危機,僅幾年時間,就從一個經濟崩潰的戰敗國成長為經濟強國和軍事強國。當時美國羅斯福新政,開始調整分配,但力度太小,使得美國難以擺脫危機。但到二戰結束時,面對上千萬士兵復員,軍火工廠大面積停工,失業率高達50%,加上戰爭給政府增加的巨額債務,反而通過在戰爭期間實施的分配調整而輕易解決。此時美國勞動者收入增加到占國內產出80-90%以上,美國資本所得不到國民產出的20%。致使美國稅收主要來自個人,占稅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對高收入者的稅率,最高達94%,也就是說,收入達到一定額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給美國政府。政府從高收入者大量收稅,不僅可以用來償還政府債務,而且可以用來補貼低收入者消費,從而極大地解決了生產過剩。這也是戰后美國經濟持續發展70余年的重要原因。解決特朗普增加中國產品關稅帶來的生產過剩問題的根本辦法是提高勞動者工資,從而增加國內消費。

  三、國家不應大量儲備外匯,尤其是戰略對手的貨幣

  第一、國家長期儲備大量外匯,它們都是拿產品換來的,長期不用,就等于將大量產品免費交給外國人。由于美國和西方實施的貨幣政策就是通貨膨脹政策,就是讓貨幣不斷地自動貶值,雖然美國實施的貨幣貶值幅度為平均每年2%,如果我們長期儲存美元,例如20年,因美元貶值,實際價值就會減少三分之一,如果儲備50年,則實際價值就會減少接近三分之二。如果碰上美國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長期高通貨膨脹,當時按黃金或石油價格計算,平均每年貶值超過40%,十年間貶值為十年前二十五分之一,也就是96%的價值都消失了。即使按照普通商品物價計算,也有90%的價值消失了。因此,大量持有外幣,損失必然很大。

  第二、長期儲備戰略對手的貨幣,就等于免費向對手供應物資。在戰爭年代,個人持有大量敵方貨幣,等同于叛國,如被發現,就會因叛國罪被槍斃。抗戰時期,日軍每占領中國一個地方,就會強迫民間接受日軍發行的軍幣,讓日軍拿其印制的軍幣購買民間物資,從而免費獲得補給。而我抗日武裝則拿根據地發行的貨幣,從占領地區民間換取日軍貨幣,拿日軍貨幣到日本統治區購買物資,運回抗日根據地,消滅民間持有的日本軍幣。貨幣戰是抗日武裝斗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成功的抗日根據地,必然在根據地徹底消除民間持有的日軍貨幣。現代國家間的對抗,更多地表現為經濟方面的對抗,通過經濟戰逐步削弱對手。美國視中國為主要戰略對手,它們與軍事戰略對手并無本質區別。我們長期持有美國貨幣,就等于將大量物資免費送給美國,這必然削弱我們的經濟實力。

  第三、國家主權的最重要方面是貨幣主權。所謂貨幣主權,就是政府掌控貨幣發行權力,可以印鈔獲得資金,用于維護國家的正常運轉和國家安全。未了防止少數官僚濫用貨幣權力,濫發貨幣,導致經濟和金融崩潰,現代貨幣制度通常要求發行的貨幣大都用來購買國債,也就是要求政府打欠條來獲得發行的人民幣,這就是通常所說的依據政府欠條,或者稱作國債發行貨幣。只要市場經濟還在運行,市場上就必然流通大量貨幣,央行就必須儲備大量國債,政府就不用償還這些作為貨幣發行依據的國債,政府拿國債換取的貨幣,就等于是免費得到的。但是,如果我們依據外匯發行貨幣,或者政府長期持有大量外匯,它們都是央行拿印制的人民幣換外匯,都等于將人民幣免費交給了外國政府。由于我們主要持有美元,就等于將大量人民幣免費交給了美國政府。

  第四、我們增加生產,發展經濟,主要目的是讓我們的國民能夠消費更多的物資,而不是換取更多的外國貨幣。我們儲備大量外匯,它們都是我們出口大量物資換來的。美國和西方從不持有人民幣,換取的人民幣也會變成物資,而不是儲備在手里。我們拿大量物資換取西方貨幣儲備起來,就等于降低了國內消費,降低了國內人民的生活水平,就等于我們的經濟是在為美國和西方服務。這是完全錯誤的。美國著名財經專家,歐洲太平洋資本公司總裁彼得·希夫曾經指出,中國為保持工作,免費為西方生產物資,就等于被西方奴役。

  第五、美國和西方從不持有戰略對手的貨幣,即使持有盟國貨幣,都是通過相互間的貨幣互換,而不是拿財富換取外匯。因為美國將中國當作戰略對手,從來就不愿意持有人民幣,更不愿意與中國搞貨幣互換。即使美國和西方通過貨幣互換獲得外匯,其持有的外匯都很少,例如美國持有的外匯僅有400億美元,整個歐盟持有的外匯僅有2000億美元,不到中國7%。西方的實踐也充分說明,不應大量持有外國貨幣。西方民間也很少持有外國貨幣。實際來看,美國民間儲蓄率長期在0上下徘徊,儲備的本國貨幣都極少,更不用說儲備外國貨幣了。所謂西方民間持有大量外幣,都是西方主流媒體制造的謊言。實際是美國少數大銀行為貿易目的儲備有限外匯,他們本身就是美國政府嚴密監管的,經營風險由政府負責的,本身就是一種半官方機構。

  四、美元從來就不是什么美金,僅僅是美國政府發行的不斷自動貶值賴賬的欠條

  美國自1776年宣布獨立,就開始發行美元紙幣。在1933年以前的大部分年份,按照法律要求,美國的美元發行機構都要承諾美元可兌換為黃金或白銀鑄幣,美國精英因此宣傳它是黃金或白銀鑄幣欠條。在中國,紙幣美元又被美化為美金。由于美國發行的美元現鈔,常常遠遠多于儲備的黃金白銀鑄幣,它不可能完全兌現其承諾的黃金,從而常常爆發金融危機,美國精英稱之為金融恐慌,其實質是發行美元的銀行不能兌現其發行的紙幣為金銀鑄幣后,按照美國法律,只能倒閉,從而讓很多美國老百姓持有的該行發行的美元紙幣變成廢紙,導致嚴重社會問題。也就是說,美元雖然可兌換為金銀鑄幣,也可能變成廢紙,持有美元,在很長時間,實在是一件風險很大的事情。所謂美元是黃金欠條或美金,實在是美國精英的欺騙宣傳。

  美國本是英國派來的殖民者在北美大陸東部建立的國家,不是當地居民建立的國家,當地居民后來基本被美國侵略者滅種了。美國殖民者一宣布獨立,就面臨英國的軍事鎮壓,在英國官員看來,他們是在搞叛亂。當時美國精英們召開大陸會議,決定發行美元紙幣,為戰爭籌集資金。雖然美國精英根據大陸會議決定,承諾發行的美元可兌現為黃金白銀鑄幣,由于發行過多過濫,很快就貶值到分文不值,以至于美國產生了一個俚語,字面意思叫不值一個大陸幣,其含義就是不值分文,就是因為美國因大陸會議決定發行的大陸幣貶值到分文不值了。當時美國是由13個殖民地各自獨立,大陸會議只是13個獨立國家的合作協商機構,并無收稅權力,戰后各國并不理睬大陸會議。因戰爭需要,美國雖然對外號稱是一個國家,實則是邦聯式國家,當時的邦聯政府毫無權力,基本等于不存在,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公開聲稱當時的邦聯政府是一個空殼,其發行的美元紙幣也就很快變成廢紙了。

  由于面臨英國的軍事壓力,加上各邦之間的矛盾,13個新獨立的北美國家面臨崩潰危險,不得不在獨立后不久聯合起來,成立了聯邦制國家,在宣布獨立13年后產生了第一任總統。但當時的美國聯邦政府權力很小,主要是外交和軍事。國會通過的美國憲法并沒有賦予聯邦政府發行紙幣權力。美國憲法規定的本位貨幣是金銀鑄幣,由于美國缺少金銀,境內流通的大多是各邦銀行發行的紙幣,發行的依據大多是各邦政府債券,金銀鑄幣雖然也是發行依據,但占比例很小,遠遠少于政府債券。紙幣發行收益基本被各邦政府拿走。

  1862年美國內戰期間,為應付戰爭,國會授權聯邦政府直接發行紙幣,就是著名的綠背紙幣,直到現在,綠背紙幣仍然是美國法定的流通貨幣,也是美國聯邦政府直接發行的美元紙幣。但在發行時,美國聯邦政府并不承諾可兌換為鑄幣,是不可兌換的法定紙幣。此外,聯邦政府為籌集資金應對戰爭,通過了《國立銀行法》(國內將其錯誤地翻譯為《國民銀行法》,使人們誤以為美國的銀行都是私立性質的銀行)。根據該法,由聯邦政府批準和管理的銀行叫國立銀行。該法規定,國立銀行發行的紙幣是美國國會認可的美國法定貨幣,與聯邦政府發行的綠背紙幣一樣具有法償功能,可以用于公私債務和納稅,同樣是人們常說的美元紙幣。法律同時規定,其發行主要依據是聯邦政府債券,從而將絕大部分紙幣發行收益交給聯邦政府。國立銀行法還同時規定,銀行承諾發行的紙幣可兌換為鑄幣。

  美國聯邦政府發行的綠背紙幣過多,最多時超過11億美元,而當時美國的國內產值僅5億美元,使得綠背紙幣嚴重貶值,到南北戰爭結束前,1美元僅能兌換0.35美元鑄幣。后來雖在戰后收回了部分綠背紙幣,但繼續留在流通領域的綠背紙幣仍有3億美元,而美國聯邦政府儲備的黃金,在19世紀,從來沒有達到1億美元, 1895年美國政府的黃金儲備一度僅有0.45億美元。雖然美國政府在戰后曾承諾綠背紙幣可兌換為鑄幣,但其儲備的鑄幣,即使在美國快速發展的時代,都遠遠少于發行的綠背紙幣,是不可能滿足兌現金銀鑄幣承諾的需要。

  內戰結束后,由于美國的大部分美元紙幣是由遍布全國的數千家國立銀行各自分散發行的,各銀行發行的美元遠多于其儲備的鑄幣,一有風吹草動,就面臨擠兌而倒閉,老百姓持有的該行發行的美元紙幣就會變成廢紙,從而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一家銀行倒閉還常常引起連鎖反應,導致銀行大面積倒閉,帶來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美國在十九世紀,每隔幾年就發生這種危機,嚴重困擾了美國經濟。為解決金融問題,在美國金融界推動下,1913年,美國國會通過聯邦儲備法,成立聯邦儲備銀行,發行美元紙幣,其發行的理論基礎是真實票據理論,主要發行依據是商業債券。但不久因美國參加一戰,發行了大量國債,美聯儲轉而大量購買國債,美元發行依據就主要是美國國債了。戰爭期間,美國還一度取消了美元可兌換鑄幣,使美元成了不可兌換的法定紙幣。

  1929年美國遭遇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工農業生產下降一半,民眾紛紛要求兌換美元紙幣為黃金鑄幣,造成美國約一半銀行倒閉,也使很多老百姓手里的美元變成廢紙,美國金融系統曾停止運行,經濟瀕臨崩潰,大量老百姓餓死,民眾占領了很多城市的政府機構,公開宣布自治。甚至到了1941年美國加入二戰,體檢發現美國適齡青年40%體質不合格。1933年羅斯福上臺后,馬上停止對民眾的美元可兌換,強制規定民眾將鑄幣交還銀行,但美國政府對西方各國政府還承諾美元可兌換。也就是說,自1933年后,雖然西方各國政府還可以從美國政府手里兌換美元紙幣為鑄幣,但普通老百姓再也無法拿美元紙幣兌換黃金白銀鑄幣了,所謂美元可兌換,與普通老百姓已經無關了,美元已經成為不可兌換的法幣了。美國聯邦政府還很快將美元貶值70%,從1盎司黃金價值20.67美元貶值為35美元,從而赤裸裸地從美國老百姓手里免費搶走了數十億美元黃金鑄幣,讓美國老百姓遭受巨大損失。

  二戰后,美國政府憑借戰爭期間獲得的優勢,打著殖民地獨立口號,積極發動戰爭,支持其控制的代理人,試圖取代英法控制世界各地的殖民地。由于美國用發行的大量美元進口物資支持其殖民戰爭,西方各國政府手里持有的美元就遠多于美國儲備的黃金,還造成西方各國嚴重的通貨膨脹,給西方各盟國帶來嚴重經濟損失,從而使法國等盟國再也不愿儲備美元,而是要求兌換美元。此舉使得美國政府的黃金儲備急速下降,嚴重威脅美國的貨幣金融系統。1971年8月美國總統尼克松宣布取消了美元可兌換黃金,從而賴掉了其西方盟國持有的6百億美元債務,相當于今天3萬億美元,讓其盟國損失巨大,至此,美元與黃金之間再無任何關系了。2008年美國遭遇金融危機,很多大銀行倒閉,美聯儲甚至發行美元,購買了上萬億美元垃圾房地產債券,也就是說,此時美聯儲發行的大量美元,其依據是垃圾房地產債券,與黃金沒有絲毫關系。

  1960年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特里芬在其《黃金與美元危機——自由兌換的未來》一書中指出,美國對他國承諾美元可兌換黃金,使得美元供給與美元穩定相矛盾,實際就是美國國內歷史所證明的事實,要滿足市場的需要,美國政府印制的美元必然要遠多于其儲備的黃金。其實質就是美國政府的承諾是做不到的,美國精英是個騙子。

  但是,在我國主流媒體和網絡,直到近幾年,很多主流經濟學家仍然常常稱美元是美金,甚至經濟界的主要官員在官方會議和發表的文章中,都口口聲聲稱美元為美金,幫助美國精英洗腦中國人。筆者借助字典,檢查了一百多種語言,發現沒有一種語言有美金這個詞。這顯然是美國精英針對中國進行的文化侵略。

  由于盲目美化美元等西方貨幣,我國主流經濟界稱西方貨幣是硬通貨,是真正的貨幣,而將同樣性質的人民幣看成是劣等貨幣。從國際貨幣基金協定來看,中美貨幣的法律地位是完全對等的。但是,1995年我國主流經濟界推動人大通過中央銀行法,禁止發行人民幣借給政府,此后央行在主流經濟界操縱下,就依據外匯儲備發行人民幣了,主要依據美元等西方貨幣發行人民幣,從而將發行的人民幣都拿去換西方貨幣,交給美國和西方各國政府,發行收益也基本交給了它們。讓美國和西方精英用換取的人民幣收購控制了中國大量資產,成為中國人老板,拿走了大量利潤,形成了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的中美國。由于大量物資出口,使得我國各種資源在快速走向枯竭,礦產價格不斷上漲,導致嚴重通貨膨脹。這也是中國大量發行紙幣,自1995年初0.7萬億增加到2015年27萬億,20年增加近40倍,國內企業反而嚴重缺少貨幣,常常陷入資金不足困境的主要原因。由于不敢自行發行貨幣,精英們經常為缺錢而煩惱,缺錢也就成為他們不敢擺脫對美依賴的一個重要理由。沒有一個西方國家依據美元或其他國家貨幣發行自己的貨幣。

  筆者發表了大量文章,批評這種發行辦法,早在2010年初發表的《我國十大荒謬經濟現象》,就是反映這種錯誤人民幣發行辦法下帶來的荒誕現象,引起很多人的共鳴,從而產生了較大影響。2015年央行改變了發行辦法,不再拿增發的人民幣購買外匯,從而可以自行增發人民幣了。但由于主流經濟學家仍然主導我國經濟政策,已發行的20多萬億人民幣的發行依據,仍然是西方貨幣,仍然沒有收回交給西方的20多萬億人民幣,讓西方精英借助這些貨幣,控制了我國大量資產牟利。

  五、我們應當升高人民幣,而不是貶值人民幣。

  我國長期實行低人民幣匯率,是我國主流經濟金融界相信和采納美國自由派經濟學家的理論和政策。美國官方一直對外推銷基于新自由主義的“華盛頓共識[5]”,包括十項宏觀經濟政策,其基本原則可以簡化為三點,就是私有化、市場化和自由化。這十項政策中的第五項政策,就是關于匯率的,美國精英不再鼓吹自由化了,也是十項政策中唯一不符合自由化原則的政策,而是鼓吹有競爭力的匯率,也就是讓政府干預匯率,使本國貨幣兌換美元的匯率低于市場匯率,讓本國貨幣貶值,使出口產品在國際市場上被政府干預而人為降價,以促進出口,從而促進生產增長。等到該國習慣于降低的貨幣匯率以后,美國的政客又在報紙上公開聲稱,反對該國降低匯率,讓大家以為,美國并不贊成其他國家采用低貨幣匯率政策。人民幣匯率也是如此,但美國并不會采取實質性措施來反對。

  我國低人民幣匯率主要是央行增發人民幣高價收購外匯形成的。央行專家周其仁教授指出[6],“更準確地說:央行出什么價購匯,匯率就是什么價”。央行是購買外匯的最大市場交易者,按照央行公布的資產負債表,在過去的10多年里,最多時,央行增印27萬億元人民幣,購買了近4萬億美元外匯,直到2019年6月底,我國央行購買外匯的人民幣仍然高達21萬億。

  就美國來說,美國政府干涉的不是匯率,而是國際貿易結算貨幣。美國政府通過多種手段,尤其是軍事威脅和干涉,力求使美元成為很多小國重要物資,如出口石油的結算貨幣,從而很少儲備其他國家貨幣,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貨幣,從而不可能干預美元與第三世界國家貨幣的匯率。美國精英支持金融大鱷索羅斯之流,以民間名義,在很多國家外匯市場活動,使多個國家陷入金融危機,但它不是美國政府直接出面,不是美國直接動用國家力量,雖然區別也僅在于名義。

  美國政府從不持有人民幣,從不參與人民幣與美元兌換,不可能直接操控人民幣匯率。我國人民幣匯率,主要由我國政府操控,問題在于,我國操控人民幣匯率的金融專家,聽信美國精英的謬論,按照美國的意圖壓低人民幣匯率。

  1、低人民幣匯率產生的問題:損失巨大

  低人民幣匯率帶來巨大的貿易損失,是十分清楚的。當一件商品在國內價格是60元,人民幣匯率是1美元兌換3元人民幣,則該商品出口價格就是20美元。如果我們人為地將人民幣匯率降低到1美元兌換6元人民幣時,該商品出口價格就是10美元,因為美國商人可直接從中國國內按10美元采購到該商品,從而使我們減少10美元收入。

  薩繆爾森在教科書[7](p240)中指出,比較不同國家經濟規模或者說產出價值,應該用購買力平價匯率進行貨幣轉換。我們按購買力平價匯率計算得到的出口產品價值,就是出口產品的真實價值,而出口產品所得到的價值是出口交易下的實際所得,是與實際匯率相一致的。兩者的差別,就是貿易的所得或所失了。我們可以用下式計算我國出口產品所失:

  ==出口產品人民幣價值/購買力平價匯率—出口產品國內價值/實際匯率

  ==出口產品美元價值*(實際匯率/購買力平價匯率—1)(單位美元)

  匯率均為1美元兌換人民幣元的數量,單位是元/美元。

  以2010年為例,我國當年出口產品價值人民幣10.70萬億元,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布的購買力平均匯率1美元兌換3.11元人民幣計算,價值3.2323萬億美元,實際僅換取外匯1.5779萬億美元,從而損失1.6544萬億美元。我們按照上述方法估算,自1981年到2015年,我國對外貿易,由于實行低人民幣匯率,共損失28.65萬億美元。當然,人民幣匯率調高以后,我們出口的商品數量也就減少了,例如,以2010年為例,及時減少出口一半的商品,但由于匯率增長了2倍多,獲得的外匯量仍然提高了。這說明,我們在2010年實施的低人民幣匯率,使我們免費送給了競爭對手一半的物資。

  貿易的本質是物物交換,低貨幣匯率就是政府強制降低物物交換比例,拿更多的物資換回較少的物資。匯率偏低,導致出口產品價格下降,出口增加,從而增加外國貨幣;同時進口價格偏高,使進口產品價格增加,從而減少進口,也推動增加外匯儲備。我們的人民幣匯率明顯過低,年年大量貿易順差,使外匯儲備不斷增加,就是證明。

  按照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米德的觀念[8],“國際經濟政策的基本問題之一,是找到有效的方法以使一個國家收支為大量盈余或嚴重赤字的國家能夠恢復它的外部平衡”。克魯格曼同樣指出,應避免過大貿易順差或逆差[9]。對外貿易平衡也是德國政府制定的四大經濟目標之一[10]。低人民幣匯率也明顯偏離了米德等主流經濟學家的觀點和德國政府的經濟目標[11]。

  更嚴重的問題在于,我們依靠低人民幣匯率和優惠引進外資等政策,積累了大量外匯,它們基本儲藏在美國和西方國家金融系統中,被美國和西方控制。中美一旦發生公開的大規模沖突,必然被美國拿走或凍結。不久前,卡扎菲的利比亞政府和薩達姆的伊拉克政府,都曾儲備了數百億美元西方貨幣,在他們被西方軍事打擊的時候,這些外匯儲備都被西方精英交給西方支持的反對派,用于推翻他們了。儲備大量西方貨幣,等于為西方在我們內部尋找代理人,提供了免費資金,等于搬起石頭砸自己腳。我們必須預防這種悲劇。

  曾擔任美國央行行長的格林斯潘說過[12],“外匯可能因政治、金融或者軍事原因而變得一文不值”,就暗示了這種情況。毛澤東時代,我國和剛剛取得獨立的很多第三世界國家都不大量儲備西方貨幣,或為貿易需要只儲備很少的西方貨幣,其原因就在于此。蘇聯在冷戰時期積累的美元外匯,也從不敢儲存到美國金融系統中。我國主流經濟學家十分推崇美國著名自由派經濟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弗里德曼教授,但他在其著作《貨幣的禍害》[13]一書第一章指出,“其他國家的貨幣,就算是單位購買力很高的貨幣,我們也常常將其視為是一張紙或不值錢的金屬而已”。事實上,弗里德曼在書中詳細論證,就是黃金,作為貨幣來說,和使用紙幣或石頭做貨幣,并無本質區別,本身都是沒有價值的。 只有使用它們,換回需要的物資,才使它們發揮了作用。

  2、美國和西方實際采用高貨幣匯率

  雖然美國政客經常威脅,要求中國提高人民幣匯率,卻從沒采取實際行動。另一方面,卻是采用胡蘿卜加大棒,要求各國實施,包括中國實施低人民幣匯率政策[14],現在特朗普故意口頭反對中國實行低人民幣匯率問題,也是一種障眼法。美國要求我們實行人民幣低匯率,必然抬高了美元匯率,使美國實行了美元高匯率,這說明,美國精英推銷的政策與美國政府執行的政策是相反的。

  圖1 世界不同類別國家實際匯率與市場匯率之比

  西方七大國指美、英、德、法、意、日、加拿大,數據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經濟展望數據庫2014年版,匯率是1美元兌換該國貨幣數量。

  圖2世界不同類別國家美元實際匯率與市場匯率(1美元兌換該國貨幣數)之比

  數據來自世界銀行發布的世界發展指數數據庫,經合組織是美國和西方國家聯盟

  歷史上,西方各國并不實行低貨幣匯率政策。如圖1和2所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經濟展望數據庫2014年版公布的統計資料和世界銀行數據庫的資料都顯示,歷年來,西方國家的匯率基本上略高于市場匯率,而發展中國家大都實行低貨幣匯率。

  實行低匯率政策,導致年年貿易順差,就無法使用過去的外匯儲備,從而儲備的外匯就等于廢紙,等于拿大量財富換回一堆廢紙。1971年以來,各國政府儲備的美元,從450億增加到現在12萬億美元,除日本外,大都是發展中國國家,都是美國精英為各國培養經濟學家,自動實行有利于美國政策的結果。

  維護貨幣主權的目的,就是防止他國印鈔就能換走本國物資,現在很多國家政府主動通過低貨幣匯率政策,推動本國老百姓拿物資換西方貨幣,甚至通過政策鼓勵藏匯于民[15],都是在奉送國家貨幣主權,奉送物質財富給西方。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布的資料,西方沒有一國政府大量儲備外國貨幣,包括他們的盟友的貨幣,主要儲備黃金,德國外匯儲備曾達到800億美元,就是西方國家歷史上儲備最多外國貨幣的歷史紀錄了,僅相當于中國外匯儲備最多時的四十分之一,而且很大部分來自與美國政府的貨幣互換。

  我們低價出口物資換美元,免費奉送大量物資,其結果是物質資源的真正減少,導致礦石煤炭等資源枯竭,價格猛漲,帶動物價上漲。如果商品在國內消費,大部分物資都會回收利用,例如,美國鋼鐵工業原料80%是回收的廢鋼鐵,反而會減緩資源枯竭的速度,減緩物價上漲。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要增加外匯儲備,也不是人民幣匯率越低越好。因為過低的人民幣匯率,就會使出口產品價格太低,導致換取的外匯過少。從理論上分析,必然存在一個出口同樣東西,能夠獲得最多外匯的最佳匯率。歷史上,日本曾在1985年應美國要求簽訂廣場協議,增加日元匯率10-20%,然而,日本政府嘗到了增加日元匯率的好處,實際在此后十年里自愿將日元匯率增加了3倍,其結果是日本不但外匯儲備大幅度增長,從1985年219億美元增加到1995年1724亦美元,增加八倍多,同時國內產值也從1萬億美元增加到5萬億美元。

  六、總結:

  國家應實行高貨幣匯率,依據貿易需要儲備少量外幣,同時應廢除相關有利于增加外匯的經濟金融政策,如出口退稅補貼西方消費者政策,壓低工人工資政策,優惠引進外資政策。然而,我國經濟界卻十分迷信美國的意識形態經濟性,制定了這些政策;我國金融界則按照美國精英推銷的金融自由化改革目標進行改革,這種改革目標的實質是將我國的金融主權交給美國和西方,其所實施的一系列改革政策,都是有害于我國經濟的。此前長期以來實行的依據外匯儲備發鈔政策,為此實施的美元可自由兌換人民幣政策,等于將人民幣發行主權完全交給美國和西方。中美貿易戰以來,精英們又多次按照美國要求,開放我國金融,包括讓美國在中國開辦銀行,可以在中國獲得人民幣衍生貨幣等,以及過去多年來實施的藏匯于民政策等,草民此前在網上發布文章多次分析過。

  解決我國當前問題的根本措施是主流經濟界必須改變被美國精英洗腦形成的落后僵化的殖民地化的經濟指導思想。但這十分困難,其主要原因在于,精英們將美國精英看成是夫妻關系,很容易就相信與他們有夫妻關系的美國精英,相反,草民僅僅是他們眼中的路人,他們根本不屑一顧。另外一種可能性在于,他們也明白美國精英居心叵測,但他們要借助美國勢力,推翻我們的社會主義共和國大廈,建立起他們心目中的自由民主大廈,推動美國等外國勢力占有我國主權,可以更好地對付反對派,方便它們實現心目中的偉大目標了。

  初稿寫于2019.8.6

  作者:黃衛東,博士,從事研究工作

  參考文獻

  1. 汪洋, 中美經濟伙伴之路越走越寬廣

  ——汪洋副總理在中美商業關系論壇上的主旨演講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網站 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ae/ai/201412/20141200840915.shtml, 引領世界的是美國. 2014.

  2. 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 確定完善出口退稅政策加快退稅進度的措施等_國務院動態_中國政府網 http://www.gov.cn/guowuyuan/2018-10/08/content_5328559.htm. 2018, 國務院.

  3. Krugman, P., 國際經濟學,第四版中文版. 1998, 北京: 中國人民出版社. p. 161,495,505.

  4. 黃衛東, 美國的金融洗劫為什么能夠得逞?http://www.cwzg.cn/theory/201710/39103.html. 海派經濟學, 2017(2): p. 123-139.

  5. Williamson, J., What Washington Means by Policy Reform, in: Williamson, John (ed.): Latin American Readjustment: How Much has Happened. 1989,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ashington. p. 1.

  6. 周其仁, 匯率評論之十六:被動超發貨幣的教訓,經濟觀察報 2010年8月16日,http://zhouqiren.org/archives/979.html. 收錄在《貨幣的教訓 匯率與貨幣系列評論》. 2010: 北京大學出版社,2012.1出版.

  7. Samuelson, P.A. and W.D. Nordhaus, 宏觀經濟學, 蕭琛主譯. 2012, 北京: 人民郵電出版.

  8. Meade, J., 國際經濟政策理論第一卷國際收支. 2001, 北京: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出版社. p. 3.

  9. Krugman, P., 國際經濟學,第四版中文版第495頁. 1998, 北京: 中國人民出版社.

  10. 周弘,(德)榮根著, 德國馬克與經濟增長. 2012: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p. 59.

  11. 蔡來興等主編,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宏觀經濟管理. 1991: 上海:上海翻譯出版公司. p. 18.

  12. Speck, D., 秘密黃金政策. 2011: 上海財經大學出版社. p. 159.

  13. Friedman, M., 貨幣的禍害,安佳譯. 2008, 北京: 商務印書館. p. 195.

  14. Halper, 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http://www.cssn.cn/zzx/gjzzx_zzx/201310/t20131026_618487.shtml in The Beijing Consensus: How China's Authoritarian Model Will Dominate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S. Halper, Editor. 2010, Basic book: New York. p. 49-73.

  15. 李小曉, 央行行長解釋“藏匯于民”含義,http://finance.people.com.cn/GB/16165241.html. 中國經濟周刊, 2011. 2011(43).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重庆时时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