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李光滿:面對拉達克之痛,中國該如何應對?

2019-08-14 10:49:56  來源:李光滿冰點時評  作者:李光滿
點擊:   評論: (查看)

面對拉達克之痛,中國該如何應對?

  從歷史上看,印度就是一個缺少政治智慧和軍事戰績的國家,除了在2000多年前的孔雀王朝時期和被英國殖民時期有過短暫統一之外,基本上處于分裂狀態,而且所說的古印度文明遺址現在都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境內,歷史上的印度除了被分裂,就是定期遭到北方草原鐵騎的洗劫,或者成為從海上來的歐洲人的殖民地。可到如今印度人好像突然闊起來,變得阿Q起來,不時對中國發起挑釁,可這種挑釁自然沒有一次成功,只能是徒增笑耳。

  2017年印度軍隊無理侵入中國領土,中國和印度軍隊在中國西藏的洞廊地區發生長時間緊張對峙,兩國間幾乎爆發戰爭。時間僅僅過去兩年,印度瘋癲癥再次復發。2019年8月5日,印度再次對中國和巴基斯坦發起挑釁。當天,印度內政部長阿米特·沙阿在印度議會表示,將廢除憲法第370條,重組查謨和克什米爾邦,查謨和克什米爾邦將會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查謨和克什米爾,另一部分是拉達克,新建“拉達克直轄區”,后者不設立法機關,由印度中央政府直接管轄。

  當天,印度內政部長在議會上院提出兩項議案:一是建議總統發布總統令,使憲法中賦予印控克什米爾“自治權”的條款失效,主要是指第370條和35A條。二是重組該地區行政劃分,將印控克什米爾重組為“查謨克什米爾聯邦直轄區”和“拉達克聯邦直轄區”。印度憲法370條規定,印控克什米爾擁有除外交、國防以及通訊外的獨立管治權。35A條允許該區立法機關自行認定“永久居民”及其權利,主要是就業和購買不動產上的特權。

  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由查謨、克什米爾和拉達克三部分組成,查謨地區印度教徒占多,政治上親印。克什米爾地區穆斯林占多,分離傾向嚴重。拉達克自古屬中國西藏,在文化傳統上屬西藏文化圈。

  問題的關鍵也就在這里。在大家關注印度修改憲法第370條可能引發印巴沖突的時候,很少有人注意到,印度的這次行動再一次侵犯了中國的領土主權。第一,印度所聲稱的查謨和克什米爾邦除了與巴基斯坦有爭議,還與中國有爭議。第二,印度所要新建的“拉達克直轄區”中的“拉達克”自古就屬于中國西藏,中國政府從未承認“拉達克”屬于印度,現在印度單方面從法律上改變“拉達克”地位,雖然目前“拉達克”由印度實際控制,但由于存在爭議,對中國來說,仍然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侵犯。

  8月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正式公開回應稱,

  【“中國方面反對印度將中印邊界西段的中國領土劃入印行政管轄范圍,中國的立場是堅定、一貫的,從無任何改變。對印度方面以單方面修改國內法律的形式,侵占中國的領土主權的做法是無法接受的,中國不會認可其法律效力。中國要求印度方面不要采取導致邊界問題進一步復雜化的舉動。”】

  其實印度這次的行動除了針對巴基斯坦,還有一個更大的企圖,那就是印度所稱的“查謨和克什米爾”包含著現在中國實際控制并且并不存在爭議的中國阿克塞欽地區。印媒稱,克什米爾目前由3個國家分治,巴基斯坦控制了西北部(自由克什米爾和克什米爾北部地區),印度控制了中部和南部(查謨和克什米爾邦),印度聲稱中國控制了東北部(阿克賽欽和喀喇昆侖走廊),我們應該注意印媒所稱克什米爾問題是包括阿克賽欽和喀喇昆侖走廊的,他們認為關于阿克賽欽和喀喇昆侖走廊的領土地位是有爭議的。印度內政部長沙阿在議會中稱,

  【“克什米爾是印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對此我毫無疑問。當我談到查謨和克什米爾時,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爾和中國控制的阿克賽欽也是包含在里頭的。”】

  阿克賽欽位于中國新疆和西藏交界處,面積4.2萬多平方公里,自古是中國領土,此次印度在處理克什米爾問題時,竟將中國的阿克賽欽等領土也納入正在重組的查謨和克什米爾劃范圍,借此宣示印度對阿克塞欽擁有“主權”。因此我們需要關注這次印度修憲對中國領土主權的侵犯,不僅涉及拉達克,而且還涉及阿克塞欽,印度不僅要將拉達克在印度的政治地位法理化,而且還要將毫無爭議的中國領土阿克塞欽和喀喇昆侖走廊復雜化。

  

面對拉達克之痛,中國該如何應對?

  1820年西藏地圖(部分)

  我們先來看看1996年出版的《中國歷史地圖集》第八冊:清時期(嘉慶二十五年(1842年)的中國地圖,地圖中清楚標明整個拉達克和克什米爾的大部分屬于中國,大家可以仔細查看,整個美麗的班公錯都在中國境內,如今的中國地圖,不僅有一部分班公錯不在中國境內,而且整個拉達克都在中國地圖上找不到,這不能不說是中國之痛。

  那么1842年以后拉達克發生了什么呢?拉達克位于中國與印度交界處,總面積45110平方公里,人口約26萬,位于克什米爾東南部。是藏族傳統居住區,信仰噶舉派佛教,無論地理、民族,宗教與文化都中國西藏相近,在歷史上就是中國西藏的一部分,直到近代才被印度非法管控。

  歷史上,拉達克是藏區同中亞和南亞交通、貿易的中心和門戶。清朝時是受駐藏大臣節制的西藏藩屬。1834年,英國支持錫克國入侵拉達克,拉達克向西藏地方政府求援,但是清朝駐藏大臣拒不發兵,致使拉達克淪陷。1842年(也就是嘉慶二十五年標注拉達克屬于中國版圖的那一年)拉達克人發動抵抗錫克國起義,由于起義未能得到中國西藏的支持而失敗,拉達克被并入錫克國多格拉土邦。1834年英國支持錫克王國查謨土邦派出5000人的軍隊侵入拉達克。拉達克王再次派人向當時的清政府求援,當時清政府無力出手,拒絕派兵。1835年拉達克被迫成為查謨土邦附屬國。英國掌控錫克國之后,拉達克落入英國之手。英國要求拉達克停止向清政府進貢,并設置不公平條約將拉達克“送給”印度。不過,達拉克王室并未屈服,清朝官方也堅持不簽署該條約。1947年印巴分治時,多格拉土邦王公受列強脅迫無法回歸中國。1948年印度派軍隊進入拉達克,對拉達克實施實際控制。自清朝以來,中國從來沒有承認被侵占的拉達克屬于外國。印方曾聲稱,中印邊界西段早在19世紀40年代就已劃定,遭到中國方面的駁斥。直到今天中印邊界西段問題仍懸而未決,可以說拉達克至今仍然是中國之痛。

  莫迪為什么在連任印度總理后立即去捅克什米爾這個馬蜂窩?連任后的莫迪在印度政府和議會已經權傾一時,已經成為印度歷史上最有權勢的領導人之一,這使得他的野心開始膨脹,具有偏執狂性格的莫迪似乎看到了成為印度歷史上最偉大君王的光環在向他招手,而他也以為解決克什米爾問題、將克什米爾收歸印度版圖是最能體現他偉大的地方。兩年前他侵犯中國領土是為了爭取連任,這次則是為了讓他在歷史上更偉大。現在世界領導人中有許多強勢而偏執的國家領導人,比如特朗普,比如埃爾多安,比如安倍晉三,這些人都受到民眾的追捧,喜歡做一些出格的事,希望在歷史上留下偉業。現在特朗普已經在與全世界特別是與中國的戰爭中焦頭爛額,他以讓美國重新偉大開始,恐怕會以讓美國重新衰敗而結局。當下的莫迪已經有點魔鬼附體,2017年他無緣無故地在中國洞廊挑戰中國的神圣權威,最后無功而返,現在又在克什米爾挑戰巴基斯坦和中國,其企圖完全霸占整個克什米爾和拉達克的野心顯然不能得逞。

  莫迪這次走的不是戰爭之路而是法理之路,也就是在國內取消印度憲法第370條和35A條,希望通過修改印度憲法實現克什米爾和拉達克印度化的目的,然而關于克什米爾和拉達克的歸屬是歷史形成的,必須通過政治方式解決,除非像俄羅斯以強大的武力從虛弱的烏克蘭強行奪走克里米亞,除非印度已經強大到可以憑借自身實力奪得這些爭議地區,否則只會讓印度受到全世界的羞辱,甚至會讓當前印度經濟良好的發展勢頭半道而止、中途而廢。而且莫迪這次要對付的不僅僅是巴基斯坦一個國家,而且還有中國這樣一個世界性大國。

  印巴之間已經圍繞克什米爾發生過三次大規模戰爭,這些年兩國一直圍繞克什米爾爭執不斷,雖無大的戰爭,但軍事摩擦從未中斷。更為重要的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現在都是有核國家,而且兩國山水相連,都無無戰略縱深,一旦一方把另一方逼急了,給你來一個核戰爭,那對另一個國家必將是毀滅性打擊,誰也無法承受。雖然印度國力比巴基斯坦強,但并沒有強大到可以忽視巴基斯坦的存在,畢竟巴基斯坦也是一個有著88萬多平方公里土地面積、擁有近兩億人口、以信仰伊斯蘭教為主的有核國家,這樣一個國家連美國、俄羅斯都無法輕視,印度還敢像以前一樣說打就打?更何況中巴之間的關系已經超越一般的國家關系,已經類似于政治和軍事盟友,現在的中國任何時候都不會看著巴基斯坦被人欺負。

  當下經過巴控克什米爾地區的中巴經濟走廊正在火熱建設中,這是中國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關系到中國亞歐大陸戰略進展能否順利推進,中巴經濟走廊還是中國能源運輸能否打破馬六甲海峽可能被敵對國家封鎖的關鍵項目。印度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和中巴經濟走廊一直持反對態度,莫迪這次又來拿克什米爾攪事,既與印度三哥對中國不服輸的膨脹野心有關,更與當前國際局勢有關。

  最近日本與韓國突然鬧掰了,這次鬧的同樣十分蹊巧,G20峰會后的第二天日本突然對韓國發起制裁,隨后又將韓國踢出只對友好國家開放的優惠“白名單”,而且日本還強硬到根本不與韓國對話和談判。一切都來得太突然,可如果我們注意到中日韓自貿易區談判再次重新啟動的信息時,就會明白,這次日本突然對韓國發難絕不平常,這和上次中日韓自貿區談判即將取得突破時,日本突然搞出一出釣魚島國有化的鬧劇一樣,都是背后有人謀劃,要破壞中國主導的東北亞自貿區建設。現在美國全面制裁伊朗、對伊朗極限施壓進行到關鍵時刻,也是中巴經濟走廊即將建成、瓜達爾港剛剛交付使用之時,印度突然拿克什米爾攪事,正常嗎?

  自2017年中印兩國在中國洞廊的軍事對峙結束,特別是兩國領導人在武漢東湖會晤之后,兩國關系一直發展順利,中印兩國經貿往來發展迅猛,而且兩國在上合組織的合作也不錯,在進口伊朗原油方面兩國也持基本相同的立場。可以說中印關系已經走上了健康發展的正途。然而當前的世界形勢十分微妙,美國一直在全面圍剿中國,美國搞的印太戰略正缺印度這一環,美國絕不會沒有注意到這兩年中印這兩個未來經濟強國越走越近的情況,也正是在這種形勢下,就像日本突然制裁韓國一樣,印度也突然引爆了克什米爾問題,雖然表面看不到美國的任何痕跡,但千萬不要以為這件事跟美國一點關系都沒有。

  現在我們看看中巴會采取什么樣的對策。8月9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同專程緊急來華訪問的巴基斯坦外長庫雷希舉行會談,會談結束后庫雷希就宣布,巴基斯坦在克什米爾問題上不會考慮軍事選項,但巴基斯坦保留對印度任何侵略行為作出回歸的權利。這一回應表明,巴基斯坦對印度這次的無理行為已經十分克制,而這很可能是中巴兩國的共同立場。

  對這次中巴外長會談,中方的表態有三點應引起注意。一是中巴是全天候戰略合作伙伴,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問題上一貫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中方將繼續堅定支持巴方維護自身的正當權益,繼續在國際舞臺上為巴方主持公道。二是克什米爾問題是殖民歷史遺留下來的爭議,應當根據《聯合國憲章》、相關安理會決議以及雙邊協定,以和平方式加以妥善解決,中方認為不應采取使局勢復雜化的單方面行動。三是巴印兩國都是中國的友好鄰邦,都是發展中大國,都處于關鍵的發展階段。我們呼吁雙方以國家發展為重,以南亞和平為重,妥處歷史恩怨,打破零和思維,避免單邊行動,尋求和平共處的新路。

  中國之所以以這種比較克制的態度處理印度這次挑起的事端,有以下幾個因素,一是這次印度挑起事端僅只是在印度國內采取行動,并沒有在國際相關機構采取行動,也沒有采取任何軍事冒險行動,這如同日本要修改和平憲法而中國只能抗議一樣,印度并沒有采取軍事或其它破壞現行實際控制線的舉動,這是關鍵。當然這并不表明中國就認可印度的做法,正如華春瑩所表達的中國態度:

  【“中國方面反對印度將中印邊界西段的中國領土劃入印行政管轄范圍,中國的立場是堅定、一貫的,從無任何改變。對印度方面以單方面修改國內法律的形式,侵占中國的領土主權的做法是無法接受的,中國不會認可其法律效力。”】

  二是中國、印度、巴基斯坦都是上合組織成員國,而且這里還牽涉到與印度友好的俄羅斯,因此,這件事最好能夠在上合組織框架內通過政治途徑得到解決,即使不能通過政治途徑解決,也不必反應過激而將事態激化。

  三是當前中印關系發展勢頭很好,中印兩國投資和貿易發展都很迅猛,兩國經濟正在深度融合,中美兩國都在爭奪龐大的印度市場。莫迪的極端做法雖然對中印關系造成了傷害但還不足以顛覆當前中印關系的根基,畢竟無論怎樣修憲都只是印度在自說自話,現在激化中印矛盾或印巴沖突只會讓域外大國獲利。

  四是美國一直在拉攏印度,使印度成為印太戰略那缺少的一環。此時如果中印關系受到實質傷害,印度很可能投身于美國戰略參與圍堵中國。

  當前國際關系中的主要矛盾是中美矛盾,其它都是次要矛盾,我們應該注意到,最近中日恢復了副部級戰略對話,中國領導人也已原則同意訪問日本。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之后,中韓關系一度十分緊張,但隨后兩國恢復了正常關系。中國和土耳其的關系也曾經;因為中國西部問題而十分緊張,但現在埃爾多安訪華之后,兩國關系得到了極大改善,埃爾多安還公開表態支持中國的西部政策。這都表明,當前中國一直在抓主要矛盾而將一些次要矛盾暫時擱置,盡量緩和次要矛盾,使中國能夠集中力量去解決主要矛盾,去迎接美國這個主要敵對國家的挑戰。只要印度不直接侵犯中國領土和主權,只要不是把中國逼到墻角沒有退路,中國會都采取相對克制的政治談判方式解決分歧。

  但畢竟一個國家有一個國家的尊嚴,對印度任何挑戰中國領土和主權的行為都不能妥協和讓步。面對印度的無理索求,絕不能完全無視,否則印度會得寸進尺,其它國家(如越南等國)也會欺我家里沒有血性男兒。我建議,第一,既然印度可以以法律形式改變現狀,那么中國也可以通過人大常委會以立法的形式重新確認目前被印度實際控制的藏南地區、克什米爾爭議地區、拉達克為中國領土。第二,設立藏南、拉達克政府行政管理機構,作為西藏自治區直轄機構,由于這些地區目前被印度實際控制,我們可以將辦事機構臨時設在林芝地區和阿里地區,處理相關事務。第三,如果印度后續還有更進一步侵犯中國領土主權的動作,中國要堅決而果斷地預以正面回擊。

  如果由于印度修改憲法而引發印巴之間發生沖突甚至爆發局部戰爭,中國要堅定地站在巴方一邊,這時絕不能再顧及與印度的關系,保護巴基斯坦就是保護中國的核心利益,這一點我們絕不能有任何的猶豫,巴基斯坦丟了,中國外交將遭遇塌方式失敗。

  當前國際關系十分復雜,特別是在中國周邊發生著越來越多的事端,中國首先要抓住中美矛盾(不是中美關系而是中美矛盾)這個主要矛盾作為主要應對方向,盡量不要激化次要矛盾,使之成為主要矛盾,一旦次要矛盾轉化成主要矛盾,則會使中國在外交和戰略上陷入被動,中印巴三方關系如何處理,我覺得王毅外長在會見巴基斯坦外長庫雷殺時說的那段話表述得十分清楚:

  【“巴印兩國都是中國的友好鄰邦,都是發展中大國,都處于關鍵的發展階段。我們呼吁雙方以國家發展為重,以南亞和平為重,妥處歷史恩怨,打破零和思維,避免單邊行動,尋求和平共處的新路。”】

  但愿莫迪的野心不會膨脹得太快,不要過于病態、過于偏執、過于極端,如此,中印巴這三國將仍然能夠在上合組織框架內保持良好合作關系,中印仍然能夠成為新興經濟體中的合作伙伴。如果印巴兵戎相見,在戰場上拼得你死我活,只會讓域外大國高興,如果中印關系發生逆轉,無論對中國還是對印度都是一場災難,都是兩國人民不愿看到的,只會讓域外大國獲得巨大戰略利益。

相關文章
重庆时时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