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郭松民 | 夏日偶感:“阿Sir”?還是“香港警察”?

2019-08-11 11:00:13  來源: 新文化研究  作者:郭松民
點擊:    評論: (查看)

tigerzhk1055751280IMG_2769.jpg

  01

  —

  今天,香港的“全民撐警日”, 大批香港市民站出來,表達了支持警察止暴制亂、恢復社會秩序的共同心聲。

  非常好,早就應該這樣了,這才有利于香港的繁榮穩定。

  不過,今天我主要談另外一個問題。

  許多內地主流媒體,也表達了對香港警察的支持,這同樣是應該的。

  但是,他們一口一個“阿Sir”、“Madam”,卻令我感到很不舒服。就像你看到一位美女,各方面都完美無缺,但她嫣然一笑,你卻看到她牙縫里嵌著一片韭菜葉子,簡直是要多掃興就多掃興。

  02

  —

  為什么呢?

  舉個例子。在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期間,被日軍占領的地區,老百姓迫于鬼子的壓力,都要稱鬼子為“太君”。太君的含義是什么呢?

  原來,日語中“大人”一詞的發音,與漢語的“太君”相近,中國人說“太君”,鬼子聽起來就是“大人”。

  在日軍占領時間比較長的一些地區,一些為虎作倀的偽警察、偽軍官等也被稱為“太君”。

  抗日戰爭勝利了,日本鬼子被趕回老家了,“太君”作為一種標示著恥辱記憶的稱呼,當然也就被廢止了。

  我們能繼續稱警察和軍官為“太君”嗎?當然不能。

  03

  —

  和“太君”一樣,“阿Sir”、“Madam”,也是一種帶有恥辱記憶和殖民色彩的稱呼。

  “Sir”在英語中的含義包括“長官”、“閣下”等,約略近似于“大人”。在殖民時代初期,這個稱呼專屬于英國殖民者,因此在殖民地的等級體系中,這也是一個“高等”的稱呼。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高等”的稱呼,逐漸“下沉”給“高等華人”,包括警察。

  印度在中國的網絡媒體中,被戲稱為“紅頭阿三”,這就是因為印度的錫克教徒曾經被英國殖民者大量啟用到上海英租界和香港當巡捕,他們用紅布包頭,也被尊稱為“阿Sir”。但印度畢竟也是殖民地,而且似乎更窮,難免被國人蔑視,久而久之,也就變成含有鄙夷色彩的“阿三”了。

  香港回歸后,本來也應該去殖民化,廢止這種帶有殖民色彩的稱呼,但由于復雜的歷史原因,這項必須進行的工作卻并沒有進行,所以對警察稱“阿Sir”的習慣延續至今。

  04

  —

  在這樣的背景下,香港本地媒體或香港市民稱警察為“阿Sir”,也可以理解,但內地的官媒或主流媒體跟風這么喊,就很不妥當了。

  毫無疑問,這是對殖民文化的一種的諂媚,是一種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現。

  在中國,無論是古典傳統還是革命傳統,都非常重視“正名”。孔子對弟子子路說過“必也正名乎”,并闡發了一番“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的道理。

  毛主席當年在井岡山建軍伊始,就廢止舊軍隊的“長官、馬夫、伙夫”一類的稱呼,而代之“指揮員、戰斗員、炊事員”等稱呼,稱呼變化的本質是代表了一種平等的人際關系。

  稱呼,本質上是一種命名權,而命名權的本質,是一種秩序安排權,或者說叫統治權。

  如前所述,由于種種原因并沒有在香港進行去殖民化的工作,這或可解讀為照顧香港的現實,但絕不能解讀為對殖民統治和殖民秩序的承認。而內地主流媒體沿用殖民時代的“阿Sir”稱呼,則無異傳遞了一種暗示,這種暗示恰恰就是對殖民秩序正當性的承認。

  為什么不用明白易懂的漢語普通話的表達方式“支持香港警察”呢?這樣含義就清楚了——

  我們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警察維護香港秩序,但絕不意味著我們對回歸前的殖民統治和殖民秩序正當性的任何承認。

  05

  —

  有人強辯道,“警察”這個詞還是從日本傳過來的呢,你應該用“衙役”。

  這就是滿滿都惡意了。其實,不光是警察,還有很多詞匯,比如干部、衛生、參觀等等,不勝枚舉,都是從日本傳到中國的,沒有這些詞匯,就沒有現代漢語。

  但這些詞匯,如魯迅先生所言,是“拿來”為我所用的,是近代以來中國向包括日本在內的西方學習的結果,其本身并不包含承認殖民秩序的含義。

  并且,經過五四新文化運動和中國革命的洗禮,這次詞匯已經成為現代中國文化的組成部分了,所以它們是“中國的”,并非“日本的”。

  06

  —

  內地主流媒體大書“阿Sir”,而不是“香港警察”,并且為此洋洋自得,不以為誤,這似乎意味著,在文化上需要進去去殖民化工作的,并不僅僅是香港。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重庆时时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