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郭松民:香港的命運會比張國榮更好嗎?

2019-07-29 17:20:22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郭松民
點擊:    評論: (查看)

  “香港的公園里,今天還矗立著維多利亞女王、國王喬治六世的高大銅像,但和新中國有關的政治人物的銅像,則一尊也沒有。”

  01

  前幾天,我從港島南端打車去西九龍高鐵站,司機看我講普通話又要去高鐵站,居然借口不熟悉道路要我下車。我看他已年邁,頭童齒豁,謀生不易,便沒有與他計較,只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其實,拒載并不符合他的利益,也不會對我造成了不起的傷害,他只是在宣泄自己的情緒罷了。

  這一經歷也讓我想起2015年看過的一部香港電影《十年》。

  這部電影由5個獨立的故事組成,分別想象10年后可能發生的事。

  《十年》拍的相當荒誕無稽。

  其中第二個短片講的是香港一對情侶喜歡收集慢慢消亡的東西作為標本,沒想到標本越來越多,箱子已經不夠用,最后男女主角把自己做成了標本,這個短片拍的有點像恐怖片;

  第三個短片講的是十年后,香港在內地的壓力下強力推廣普通話,講粵語的人備受歧視,不會說普通話的出租車司機不能在機場、車站等地方拉客,不會普通話的職場白領也丟了工作,小學生都要學普通話。

  當然,這是一個純屬的虛構的“鬼故事”,真正受歧視的是講普通話的人。

  還有其他幾個故事,不一一例舉了。

  從這部電影里,我們可以讀出的信息是:香港的一部分文化精英,留戀回歸前的一切,到了病態的程度。

2.webp.jpg

  02

  香港的這次“運動”,其表現出的情緒化與非理性,令人嘆為觀止。對此,我曾在《香港,你需要一個社會主義方案》一文中有過敘述,這里不贅。

  關于香港這次“運動”起因,各種解讀已經很多了,外部勢力插手,貧富分化等等,應該說都有一定的解釋力。

  但文化心理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只是鮮有人論及。

  03

  香港回歸以后,一個重大失誤,是沒有做去殖民化的工作。

  有學者初次到香港,晚上到美侖美奐的維多利亞港散步,忽然心生感慨:

  “這香港都回歸20年了,怎么還叫維多利亞港?我們是不是收回來一個假香港?”

  在香港,作為殖民記憶的一部分,以英國皇室成員、港督、殖民地官員、英軍軍官命名的街道有800多條,可謂比比皆是。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軍占領香港。日本總督磯谷廉介發布“公示”,將香港的所有英式地名改為日式名稱,目的是“為清洗從前英夷據治下所遺留之污點”。

  日本戰敗后,英國人重新占領香港。一個月之后就將所有的日式地名全部改回英式地名,日軍為紀念戰死亡靈而修建的忠靈塔,也被英軍毫不客氣地炸毀。

  這兩個殖民強盜,一新一老,都深深地懂得地名的政治功能。

  香港的維多利亞公園里,今天還矗立著維多利亞女王的銅像,動植物公園里,有國王喬治六世的高大銅像。

  但和新中國有關的政治人物的銅像,香港則一尊也沒有。

  香港回歸時,獲贈了一座紫荊花雕塑,安放雕塑的位置,被命名為紫荊花廣場,成為香港舉行最重要政治儀式的所在。

  紫荊花,是香港的區花,體現的是香港的自我認同。但作為回歸的紀念雕塑,不是更應該強化對祖國的認同嗎?

  為什么不贈送一尊毛澤東主席的銅像呢?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締造者,他難道不是國家統一最好的象征嗎?

  地名和銅像,盡管是最為外在的“文化”,但卻在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回答著“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到哪里去?”等問題。

  

3.webp.jpg

  04

  去殖民化工作的意義在哪里?就是要解決香港以及香港人的自我認同問題。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不是大英帝國的海外屬地;香港人是中國人,不是女皇陛下的子民。

  這些問題,并不能僅僅停留在法律和政治層面的解決,而應該在同時在文化和心理層面予以解決。

  這些工作都不做,香港就會產生自我認同的錯亂,并衍生出種種亂象。

  05

  香港回歸后,為什么沒有大張旗鼓地進行去殖民化的工作?

  今天看來,根本原因就在于,當時正是文化自信的低谷,內地也沒有走出失敗主義情緒,仍然把西方看成是“先進文明”,既然自認落后,當然也就沒有資格做去殖民化的工作了。

  還有一個更隱秘的原因。

  去殖民化是一場嚴肅斗爭,在被英國占據150多年的香港重建對新中國的政治認同,更是一場艱巨的斗爭。

  但當時精英階層內部的氛圍,則是畏懼一切斗爭,幻想靠自發博弈和“發展起來”之后,政治認同會自動得到解決。

  回歸二十多年了,香港的GDP從占全國的18%下降到不足3%,內地可以說已經“發展起來”了,但認同問題“自動解決”了嗎?

  我相信大家都有答案。

  相反,這種經濟地位的相對下降反而令香港那些有嚴重殖民化情結的人產生了可能失去“高等華人”地位的焦慮感,對內地更加排斥和疏離,甚至走向了“港獨”。

  06

  沒有從社會文化心理的層面解決政治認同問題,是今天香港的“運動”呈現出嚴重非理性色彩的深層次原因。

  內地公眾的觀感是,那些鬧事的香港人“不想過了”,但他們“想怎么過”,卻不得而知,也沒有看到任何可行的主張。

  確實,因為沒有解決“我是誰?”的問題,就時刻想出走,甚至出走本身就成了目的,但究竟去哪里比較好?事實上一點兒也不清楚。

  07

  香港今天的處境,令我想起了曾經的香港偶像張國榮(我對他作為一個演員的成就心懷敬意)。

  風華絕代的張國榮因為沒有最終解決自我認同的問題,而在紅極一時之后香消玉殞。

  香港也正在經歷自我認同的痛苦、撕裂。

  香港的命運會比張國榮更好嗎?

  08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人民是我們的同胞。

  我們應該幫助香港擺脫痛苦,我們應該張開雙臂擁抱香港人民,而第一步就是立即啟動去殖民化的工作。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重庆时时安卓版